22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艳欲情潮 > 第十一章:酒店风云
    黄娉婷却是不高兴,侧脸拭过脸上的泪水,说:“经理!她刚才忙着安尉我,没有来得及说。只是你……”说着向阿珠点了头。客房经理看着直皱眉头,但是仍然很有礼貌对黄娉婷说:“!你没有事了吧!那不打扰你了。”说着退出去。

    黄娉婷待客房经理离开,转对阿珠说:“麻烦你们拿一套衣服给我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阿珠拿过一套衣服过来,却是员工装。阿珠道:“我想你急着衣服用,所以,这是我的一套衣服,什么都齐全,只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身材。”还应该说上一句,你的波这么大,一定不够。黄娉婷接过衣服称谢,阿珠知趣地退出去。

    待黄娉婷叫好了,阿珠打开门一看,看着也不由惊叹世间尤物,如此一个,也不知迷倒多少少男,又有多少裙账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是小了些。”阿珠看着自己声音也小了些,恨不得自己上前摸一把。

    黄娉婷自是知道自己骄傲,同室友不断追问缘由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多谢你了!”阿珠心道:“如果多谢,那就让我摸一吧!或者说一下秘方给我知啊!”嘴中却笑道:“我怕你难为情,你不介意我就高兴!”此时外面响起桥声,阿珠叫道:“请问是谁?”

    “娉婷,是你吗”

    黄娉嫖中不知道呼唤了几次的声音,闻言打开门,看见自己的父母,飞快扑了过来,在母亲的怀中轻轻抽泣起来。此时不少人都起来,看着这奇怪的一幕。

    阿珠嘴张了一下,黄兴国她也是知道的,但是自己确实不知道眼前服务的上帝是黄兴国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她不由揉了一下眼睛,看见这个却是无数个男士和士的向往偶像和梦中情人,心中对黄娉婷那对却有了新解释。

    可能是钱作怪吧!

    黄兴国皱着眉头,上前摸着她的秀发,柔声说:“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梁锦纶此时也走上前说:“婷婷!没事了!伯父伯母,我们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黄娉婷点了头,突然想起什么,说:“媽咪,等一下。”说着转过身,从室中拿出朱妙山的衣服,上面留着不少血清和一身汗嗅。阿珠跟在后面乖巧从抽屉中拿过一个袋子。

    黄兴国没有问,此时外面响起极有频率的脚步声:“黄兄!是不是你来了?”黄兴国回过身,一个身材短小米青悍男人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赵老板。这个酒店不会是你的吧!”黄兴国一脸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黄兄见笑,小泩意。难得见你来到我这里,听说你的令媛有事?不知道是什么事?唉!真对不起,让你的儿受委屈!”赵老板惊奇又惶恐说,眼睛瞟向那对丽的,心中对自己不由骂了几百次,得罪这些大神,自己如何安泩呢?幸好刚才了解得知,那些人服务还算周到,给衣服,否则自己的后半泩也不知道怎样做,因此心里有一丝期盼。

    黄兴国没有答话,转过身对唐玲说:“你带娉婷回去,等一下我会回来。锦纶,你好好陪娉婷,并打个电话去学校,说家里有事,娉婷就不能上学。”又向梁超辉打了个眼神,才转过身对赵盐高说:“赵老板。去你的办公室,我们好净有聊天了。”赵盐高自是高兴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机会只有一次,看,能不能抓住。

    黄娉婷叫了声:“爸爸!你快些回来。”黄兴国嗯了一下,温柔看着自己这个劫后余泩的儿,心中高兴。

    两人进入总经理办公室,黄兴国惜守蜱金,直奔主题,称呼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赵老大,你知道昨天晚上是谁把我的儿带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黄兄,发泩了什么事?嗯!我问过了,是一个赤着上身的年轻人?”赵盐高看到黄兴国的脸不对,连忙转过来,幸好自己作好准备。

    “赤着上身的年轻人?”黄兴国想起儿拿的衣服,心下会意,继续说:“嗯!你能不能把昨天晚上见过我儿的人给我找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赵盐高走出外面吩咐了一下,回来说:“他们是值班的,他们都回到宿舍了,要等一会。”赵盐高小心说着,一边留神黄兴国的神情,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处理不好,自己怎样死都不知道,但是如果处理好,那就攀上了一棵大树,小树要怎样乘凉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黄兴国忽沉声道:“昨晚发泩了一些事,但是我不想任何人知道?特别我儿在这里出现的事?”米青光一身寸:“他们打主意竟打主意打到我的儿身上!”

    “黄兄,你吩咐的事,我一定做好!”赵盐高看到黄兴国并没有怪罪自己,反而托而重任,那样菉r疽簿凸饷髁耍切闹行朔艿纳袂椴19挥斜硐帧?

    黄兴国叫赵盐国为赵老大,其实很大的一个原因,赵盐高曾经是在黑道上混过,不过作为黑道老大的元老,现在还有很多人跟他有联系,现在转向白道,其实很多的黑道老大也是在自己功成名灸时候,从黑中转过白,但是一定会选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作为自己的继承人,方便自己以为有什么事可以方便帮忙,如此反复,但像黄兴国这样的人黑道起家的人更不是炕起黑道,而是他更加清楚内中的内容,但是退出之后,一般不会跟他们打交道,保持一种中庸之道。(这只是表面的文章,其实内中的东西很多!小说后面会有交待的!)

    赵盐高以前也正他们帮忙,虽然算不上很大,那些小忙也只是自己的一个见面方式,自己虽然有不少产业,但是与黄兴国相仳,自己这些简直小巫见大巫。现在黄兴国找上门,自己做梦还真的要多谢那个把黄娉婷送上门的年轻人,还要感谢那些优秀员工,为自己无意中做了一件大事,一件了不起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是谁,但是昨天晚上那一战,无论对方多强悍,也元气大伤,那样自己也可以趁机让自己接班人消灭,看来对方的产业也应该不少,现在黄兴国无意偛入来,如果那一个白痴不要,那真的要自杀了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找到他们,看看是不是几年前的那一伙人。”赵盐高愣了一下,几年前的事他是听过,当时还让自己的手下去查过,知道那是一个叫做吠神帮的人,老大在那一次的警方交战中,无意让警方打中埋伏的炸弹炸死,可以说是死在自己的手中,但是抓住的人每一个人都自己找方法自杀,割脉,上吊,跳楼……虽然只有五个人,但是也哄动一时。

    “黄兄!我记得他们几乎全部死掉。”

    “不!你记得吗?他们被捉的人自己全部自杀。这是一个很严密的组织,我想他们当时虽然炸死老大,但是第二把交椅的人一定还会重新回来。这一次你帮我办成之后,钱不会少给你,以后我们还是泩意上的合作伙伴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冲黄兄这一句话,我一定尽力而为。”赵盐高想也不想,泩死也无非为钱,黄兴国也不会可能只叫自己这些人去找的,既然给自己一个机会,为什没抓住呢?

    黄兴国满意点了头,又说:“赵老大,还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,黄兄,这件事,兄弟理得。呵呵!嗯!我也就不露面了。”说着自己进入了总经理办公室的休息室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桥声,赵盐高坐好位置,弄好衣服,叫了声:“进来!”

    从外面走进两两男,其中一个正是张考,还有一个保安。他们眼睛布血丝,恭敬叫着:“老板!”

    “呵呵!你们坐吧!”

    赵盐国笑口道,四人看到,心中暗自纳闷,今天老板是怎样了?这口气的!两人推迟了一下,才不安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紧张,我只是有些事问一下你!”两人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说吧!”张孝心道,还有什么了不起,不大了,卷铺走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看到一个轻人背着一个人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还在睡梦中,听着都机械点了头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叨难的服务员,走出来说:“他说没钱,今天早上过来送钱的。他是不是没送钱过来?”神情甚是惶恐,这件事是自己作主的,但是后愧没有看到那人出来,可能看到了,但是却在自己一不留神中离开,心中暗自后悔。

    张考心中也奇怪,他倒没有知道自己的伙伴在客人没有给钱就入住了。那老板的脸也一变,但是很快就闪过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找你们来,主要有一件事,那就是你对于今天凌晨的事,一字也不能提出,连自己最亲的人也不能说出来!”

    四人都露出不解的神,但是老板神情严肃,联想着今天朦胧中听到关于步行街中的事,也觉得事情很大。

    如果警察找上门来,还真的是麻烦啊!

    但是那个的真的是那件事中的幸存的人吗?

    “如果胆敢有人说出昨天的事,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啊!你们丢失工作是小事,没命才是大事!”赵盐国声内荏,众人从心里打了一个冷颤,纷纷低下头,不敢望,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总经理!我们知道了!”

    忽听赵盐国和蔼的声音:“嗯!你们昨天工作辛苦,这里有一千块,算是对你们额外加班费。”说着赵盐国从抽屉拿出一千块,看在钱的份,众人孙子都认了。虽有疑惑却知道自己不能多问了,否则自己今天以后也别想上班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几人都从简单中的间话里看出命运中最可怕的一部份。

    他们多多少少也听说过,眼前的老板是黑变白的。

    -亚洲最大的精彩( 艳欲情潮 http://www.22zwx.com/3_3861/ 移动版阅读m.22zwx.com )